当前位置:首页
> 新闻资讯 > 媒体聚焦
视力保护:
【湖北日报】世界水电看金沙江——中国能建葛洲坝三峡建设公司施工侧记
来源:湖北日报 日期:2018-09-17 访问次数: 字号:[ ]
 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张倩倩 通讯员 黄为涛 余雄飞

  位于宜昌的三峡大坝是世界第一水利工程,创造了很多国内外工程施工奇迹。随着“西电东送”工程启动,我国水电建设开始走向地质条件更为复杂的西南地区。

  金沙江下游,峡高谷深、水量充沛,由中国能建葛洲坝三峡建设公司承建的乌东德、白鹤滩、溪洛渡、向家坝4座大型水电站依次排开。溪洛渡、向家坝投产发电后,乌东德、白鹤滩两座千万千瓦级水电站又在紧张施工,夜以继日地刷新着“世界之最”。

  有人说,葛洲坝人就像“中国的吉普赛人”,无论是钻山沟,住峡谷,还是斗风沙,战寒暑,他们都能扎根水电建设工地,用一腔热情为祖国的水电事业贡献力量。

领跑者:智能建造再创世界之最

  “两崖峻极若登天,下视此江如井里”,金沙江在建的水电工程,既有世界上最薄的300米级拱坝乌东德水电站,又有装机规模世界第二的白鹤滩水电站,技术上的突破与应用考量着中国水电建设的核心实力。

  8月16日,乌东德水电站高89.87米——相当于30层楼高的地下厂房内灯火通明、焊花四溅,首台机组当天顺利浇筑封顶。每台机组蜗壳采用抗压强度为800兆帕的钢板焊接而成,在全球工程界率先全面使用这一新材料。

  乌东德施工局开挖项目部经理袁瑞卿说,“三峡大坝使用的是600兆帕的钢板,相比之下,这个焊接难度增加了40%。但材料等级高,用量减少了,机组重量降低了30%,既节约了成本,工程耐久性也更适应千年大计的需要。”

  在白鹤滩水电站引水洞工地现场,白鹤滩施工局技术部部长李英展示了与厂家联合研发的新设备——液压伸缩变形台车。传统台车拆装后才可移动,一次拆装耗资20万元,耗时1个月;新型台车只需通过收缩液压杆即可轻松移动,耗资降低到5万元,时间仅10天。

  如何建造无缝大坝,是全世界水电建设者致力攻克的难题。乌东德大坝地处干热型河谷,环境温度高,常规环境下混凝土浇筑极易产生裂缝。“我们选用智能通水系统对大坝混凝土进行通水冷却,目前浇筑的110多万平方米的大坝创下‘无裂缝’的纪录。”乌东德施工局施工管理部副部长张传虎说。

  “金沙江梯级水电站代表着世界水电最高水平的创新工程和智能工程,建设规模之大、难度之高、影响之深远,位居世界水电工程前列。”中国能建葛洲坝三峡建设公司董事长周建华表示,公司将一如既往地从高、从严、从实抓好工程建设。

创业者:筚路蓝缕,以站为家

  从昆明出发,坐专车5个多小时才能到达乌东德水电站建设营地,到白鹤滩营地则需要9个小时。普通工人回家,先到昆明转车,至少要一天。尽管地势偏远、环境艰苦,仍有上千葛洲坝人舍子离家,在金沙江边抛洒汗水。

  2011年底,乌东德施工局第一批建设者踏上乌东德镇,“当时这里路不通水不通,吃的是有限的地窖水,晚上在山头上往外看,漆黑一片,不见灯火”,袁瑞卿介绍。

  几年后,现乌东德施工局局长张建山从向家坝水电站带着一支60人的备仓综合大队过来时,这里已经变身为食堂、超市、宿舍、运动场等设施一应俱全的营地。这支队伍平均年龄45岁,经历过三峡大坝、向家坝工程、溪洛渡工程,个个都是精兵强将。

  建电站,终其一生,是大多数葛洲坝人的人生写照。张建山说,“我们很多工人一辈子就干一种工作,但重复做,把它做精,就会出彩,这就是我理解的工匠精神。”

  金沙江水电基地以大地下洞室为特色,以乌东德水电站为例,洞室开挖有124条,总长约4.08万米,开挖总量约626.05万立方米,最长的洞室有2至3公里深。洞室内作业,“不见天日”是常态。

  蜗壳焊接加热温度为120至170摄氏度,无论冬夏,蜗壳焊接师傅蔡军必身着防护服,一天8小时高温作业;混凝土工程处综合大队大队长周平,三十多年来不断在钢筋施工中尝试改革,只要他经手的项目质量必是精品;浇筑工付强,针对混凝土浇筑后气泡的排除,专门成立小组攻关,正是这种匠人精神,使他从农民工成长为葛洲坝正式合同工……7年来,乌东德施工局共获得72项授权专利,并产生十几名省部级及以上劳动模范。

接班人:薪火相传,续写传奇

  去年,乌东德施工局技术部的张传虎和施工管理部的张红曾岗位对调了。两人为清华大学校友,都在两三年内成为施工局中层管理人员。

  “他们这一代人对技术、先进理念掌握很好,领悟能力很强,学东西特别快”,张建山说,将他们对调,是为了给他们一个创业平台,让他们全面掌握水电行业。

  一到施工现场,张传虎即带头搭建推广拱坝智能建造系统,通过物联网、数据筛选分析、三维仿真、预警预判等,在大坝混凝土浇筑、温控、监测、蓄水等全过程中,实时分析数据。

  乌东德施工局还鼓励传帮带。新进大学生自主选择师傅,年底被评为优秀师徒的,给予师傅5000元、徒弟2000元的奖金。“大学生能告别繁华都市,扎根深山投身水电,非常不容易,我们要想尽一切办法留住他们。”张建山表示。

  白鹤滩右岸地下厂房地质条件复杂、地应力高,施工过程中极易发生围岩变形。白鹤滩施工局局长龚世柒说,施工局成立了党员突击队,24小时轮班监测,逐一排除安全隐患,并及时对洞室墙体进行支护加固,突击队中不乏80后、90后的身影。

  白鹤滩施工局灌浆工程部部长祁光鹏,2013年毕业来到白鹤滩。围岩加固期间,从早上7点半到晚上10点,他一直在洞室现场开会、施工、吃饭,春节也未同家人相聚;机电物资部部长助理张飞跃,出生于1991年,设备有问题随叫随到,工作起来不分昼夜……

  “搞水电,不到大型工程建设中历练难成气候,葛洲坝集团就是这样一个充满机会的平台,我们确信自己将在这里一展所长。”张红曾动情地说。

打印】 【关闭



     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